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数位之墙

归档 - 06月, 2006

荆轲刺秦王:如何敲开Google大门

2006/06/11 - By 数位之墙黄芳宇 - 关键字/标签:Google

◎神秘的互联网企业

我们曾在各式媒体看见对Google这间股价接近美金四百元的互联网企业报导。办公室里随手可得的食物,轻松活泼充满创意的企业文化,聚集一流人才但扁平而充满效率的组织等,简直是终极的工作环境。

科技业人人艳羡要进入这公司,想必应徵者简历表一定如狂风暴雪般飞来。然而对于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进入这间公司工作,之前一直是个谜,因为顶多只能到Google的徵才网站上寄寄简历表而已。

徵才网站(http://www.google.com/jobs/international.html )也很怪,你仅能对任何工作机会寄简历到jobs@google.com 这个唯一地址,无需在网站上依栏位填写,与一般企业徵才网站设计大不相同。

以美国微软为例,你得先注册用户名后开始依栏位填写简历。人事负责人整理和搜索很方便,应徵纪录也好管理。我只能想像Google或许在  jobs at google.com 背后有个可怕的系统,能处理上吨的求职简历。

◎他不是秦王,我却是荆轲

然而简历寄出后Google并不保证回信。石沉大海的焦虑想必每个求职者都深有感受。或许跨国公司总是慢一点,或是投简历到Google的人太多,或是那个想像中的系统不够Powerful。总之,它就是没有回音。

2006年四月底,Google中国区总裁李开复先生的新书「做最好的自己」(Be Your Personal Best )正体中文版在台湾上市。出版社安排他回台湾与网络界知名人士詹宏志先生及马英九市长进行对谈。

机会来了,我告诉自己。先前曾想过透过认识的朋友去跟李先生联系,网络行业待这么久,这种关系只要去找并不难。然而此种「内线交易」却可能欠下巨额人情债。这次演讲,变成唯一能接近他的机会。

我兴奋的在网络上报了名,参加这场周六的演讲暨座谈会。将简历写成了英文与简体中文,附上个人作品后装入纸袋密封。心情有点像战国时期的荆轲,等著要成大事的那一天来临,当场把这包交出去。

◎命运绝不可掌握在别人手里

演讲暨座谈会开始前,现场报到的人已经挤得水泻不通。这也难怪,如此重量级的对谈,自然有广大的慕名者。我在一旁焦虑的想著,这样下去我该怎么见到李先生呢?我连他现在在哪里都不知道。

而且递送简历的场合绝对不可以像古代草民拦轿喊冤一样,会给对方太过突兀的感觉(例如他正在与媒体或者身旁的贵宾交谈时冒然切入),反而是大大的不礼貌,也给人负面印象。

透过现场的服务人员转交应该可以吧?他们绝对知道李先生在哪里。于是我抓到一个看起来较高阶的工作人员,请他将我手上的文件转交给李先生。工作人员狐疑的问里头是什么?我只好尴尬的老实回答。

回到听众座位上稍微安心。然而进场的人越来越多,我越想越不对。那个人会不会一忙就忘了拿给李先生?递交后李先生会不会随手就搁著没看?我从座位上跳起来,冲到门口去把简历夺了回来。

我的命运绝不可以掌握在别人手里,我必须亲手递交这个东西!

◎我不想等Google来找我,所以我自己来了

此时刚好广播的声音响起,大体上是说等等演讲会后有李先生的新书签名会。签名会?我灵机一动,赶忙去买了一本李先生的新书「做最好的自己」。拿书给他签名,这种接近真是再自然不过了!

演讲开始了。李先生以风趣幽默的方式谈了何谓成功以及如何才能成功等较为严肃的问题。其中有一段小故事,提到他当时离开微软前,其实是主动去跟Google接洽表达求职意愿的。

记者问,像他这么有名的人理当在家里等著别人来挖角,自己跑去求职会不会很丢脸?他回答,认为值得争取的就该主动去争取。事实上如果不是他主动表明,Google还以为他并没有离开微软的打算哩。

他说:「我不想等Google来找我,所以我自己来了。」这,这句话真的说得太好了,这不正是在说我的情况吗?在台下的我暗自决定等一下也要这么跟他说。

◎图穷匕现!

演讲与对谈结束,新书签名会马上开始。只见要求签名的人已经排成一个长龙,绕到演讲厅外头去了。我在队伍中忐忑不安看著讲台上埋头苦签的李先生,由于人数众多已经变成签名机器,头也不抬的猛签。

我刻意排在队伍的较后面。理由是轮到我之后可能再签几个人李先生就可以休息离开,对我的记忆会比较深刻,也可以减少他忘记阅读甚至忘记带走我简历的机会。我不断从队伍中离开去排最后一个位置。

轮到我了。如同每个签名者,我打开书本的签名页放在他面前。正当他反射性的要签下去时,我把简历放在书本上,大声的说:「李先生,我不想等Google来找我,所以我自己来了!」

他好像有点回过神来的感觉,抬头看看这个人是谁。我说:「这是我的简历,请多多指教!」他说了声好,顺手把我的简历搁在旁边并在我书上签名。旁边工作人员有些尴尬,后头还有人呢,我赶忙下台。

李先生在我背后喊著:你还是要上网登记简历喔!googl.com/jobs

◎Google,再见!

总之,我还是乖乖的依照李先生所言再次上网登录简历。不知道是不是这次的移动起了些许作用,一个月后我终于收到来自Google美国总部的回信,标题是Thank you 。

内容就不必多说了,大意是Google发现他们目前没有合适我工作经历的工作职位,感谢我并希望我以后仍然会考虑在Google工作云云。算是替这次的「行刺」划下句点。

事后回想起这段经历,或许对李先生造成小困扰,但是对我而言却是有趣的心境和过程。在台下谋画著要如何才能在恰当的时机接近名人,并发动奇袭般的一击。那种紧张感一度让我递出简历的手有些发抖。

朋友说我在科技界也算是小名人,这样做会不会太自贬身价(怎么跟李先生同一个问题!),我倒认为如果自以为有了点小成就,就开始有身价跟身段问题,那才是要不得的事。

一直到最近我才发现,Google所有的应徵程序都在美国总部控管,十分严格,并非李先生可以插上手。完全排除人治的因素,如此兼融了制度化与创意的企业,让我再次感受到Google的成功不是没有道理。

只是,唉,要进这间公司真是困难啊!什么?你说你想看看Google的拒绝回信内容长什么样子?来来来我告诉你,google.com/jobs ,你自己上网投投简历,运气好的话就能看到了。 (文:黄芳宇


针对本文发表意见



上一篇:关于Web 2.0 ,给亲爱的黄彦达先生
下一篇:比尔盖茨(Bill Gates)与世代之眼





■ 历史上的今天


终极的移动装置(一)手机的混种年代 - 2005/06/19


网络事业的定价困难 - 2005/06/11


漫谈数字音乐(一)从「分享」谈起 - 2004/06/13


关键字订阅服务的发展 - 2003/06/15


eBay来台湾做什么?(下) - 2002/06/16


终极的互联网(三)通讯行业的集成关键-帐务系统 - 2001/06/17


终极的互联网(二)网络媒体的封闭架构-垄断 - 2001/06/10


口袋里的战争 - 2000/06/11



黄芳宇,数位之墙总编,资深电信/互联网/科技行业工作者。本文著作权为数位之墙所有,欢迎传阅。如欲用于商业用途请先来信取得授权,数位之墙保留一切权利。


因为梦想,数位之墙于1998年 4月诞生,以独立站点的型态营运。希望能发挥微薄的力量,让人们对于科技营销议题有更多面向的思考。











个人.家庭.数字化 - 数位之墙



欲引用本站图文,请先取得授权。本站保留一切权利 ©Copyright 2006, DigitalWal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Question ? Please mail to webmaster@digitalwall.com




星期日, 06月 11th, 2006 数字管理 没有评论

关于Web 2.0 ,给亲爱的黄彦达先生

2006/06/04 - By 数位之墙黄芳宇 - 关键字/标签:搜索引擎 增值服务 宽带 社区 门户网站 电信业 科技营销 Blog RSS Yahoo!

◎蕃薯藤来信,第一个警钟

我想,事情应该要从2004年六月底开始说起。那段时间你突然接到台湾门户网站蕃薯藤的来信,说要推出一个Blog服务称为「全民速报」,因此希望能够长期引用数位之墙的文章。

这种要采用文章的来信,想必你已经司空见惯。然而一个叫做Blog的词汇却在你脑海作响:Blog是什么?对方丢了一篇介绍Blog的文章要你先阅读,我猜你一定想:被称为网络专家的你,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你困惑的看完那篇中文版的Blog介绍,发现上面有很多例如RSS 之类的艰涩词汇。虽然文字深入浅出的介绍了Blog的发展,但是仍然不能满足你。于是你继续查询到Wiki以及SNS 之类的相关资料。

看文这堆文件后,你既惊讶又困惑于自己是不是错过重要的东西。然而这对从96年以来就一直站在浪头最前线的你来说简直不可思议。于是你决定邀请你的Blog启蒙导师,也是那篇介绍Blog文章的作者见面。

荒谬的是,这位名为Jedi的朋友是你数位之墙多年的读者。那顿晚餐在听完他对Blog,SNS ,Wiki的介绍之后,你不断困惑的问著,那么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获利模式?并试图想在里面找出一些线索。

◎与Jedi的晚餐,第二个警钟

很熟悉的场景对吗?还记得你99年在网络公司工作时,也同样面对投资者及传统行业的经营者质疑吗?这些人对传统事业的经营如此擅长,以致于无法评估当年网络行业的潜力,总是质疑这东西能赚钱吗?

时空错乱。在你转而投身传统电信行业后,虽然在科技营销领域中能力大幅成长,更由于负责资费这个电信业的核心业务而对企业财务有更多理解,然而,你不知不觉中丧失了对新生事物的好奇心与感知力。

你用在传统行业学习到的专业知识回过头来质疑这些网络上初创的事物,一如当年别人对你的质疑。幸而在当下的场合你没有丧失对自己反省的能力。这种角色错乱的情况曾在你心中引起一阵不安。

然而,你仅只是回家后发心阅读RSS 及Trackback 技术文件,认定这东西在技术上仅是架构在XML 上的某种共通规范。是的,Blog和以前不同的就是网页互相串连的自动化而已,你告诉自己。

在技术层次上定调后,在经营层面上你基于过去经验,将此类服务定调为社区服务,并轻易的下了一个结论:网络社区服务的带宽与储存成本惊人,服务提供者必然感到经营压力而无法提供全面的服务。

◎你选择了退到安全的角落

此外,Blog网站的内容由网络用户自行提供,若从媒体经营的概念来看,获利模式不外乎广告与增值服务销售(包含有线与无线),否则单靠广告是养不起服务提供者的。

先不管上面论述是否有错,重点是你仅套用过去的经验来看待这个新生事物,让自己退到安全的角落。你放弃了用全新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事物的企图而与态度,那种热情退化的程度,实在让人心惊。

「网络一直是我们最感兴趣的事业。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更重要的是,我看见了技术加上服务之后能够带给人类更大的自由,以及更提升人的价值。这样的梦,值得我们一辈子追寻。」

这是2004年你与蕃薯藤工作人员之间往来的书信中,最底端你的签名档案。已经记不得你何时把这段文字从签名档案中移除。看来你所失去的远不只是热情而已。

虽然嘀咕著这有什么好听的,但在2006年六月二号,你还是选择参加了詹先生有关Web 2.0 的座谈。然而,幸好参加了那场座谈,否则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打算回过神来。

◎詹宏志先生的演讲,第三个警钟

詹先生是媒体出版业的长辈名人,97年投身网络事业曾经腾云而起也曾经重重摔跤,但是在面对Web 2.0 时那种企图与态度,好奇与热情,想必深深的感动了你。会后,你眼睛闪烁著一种许久未见的光芒。

你说,詹先生提到的Web 2.0 是植基于宽带及储存成本大幅降低的大环境中,这句话简直如当头棒喝,因为经营者所担心的社区服务经营成本与限制,已经不复存在。然而,你却没观察出来。

詹先生提到Web 1.0 时代是内容出版的成本降低,重点在Content ,因此经营典范是搜索引擎。因此,能够快速协助人们找到内容的企业,业务就会增长。

而Web 2.0 却是人与人联系的成本降低,重点在Connectivity。能够协助人类彼此联系的企业,业务就会大幅增长。然而经营典范是什么?这就是令人兴奋的地方,正如97年的网络时代,大家都在摸索。

虽然你一边兴奋的说著,但心里应该是有些惭愧的。詹先生曾经在一些公开的场合里说你的数位之墙文章也是他常寻找思考灵感的地方。然而你在热情与心态上却已经远输给这位忘年之交,能不惭愧吗?

◎还在等什么,该上路了

近年来你的文章越写越乏味。除了创新精神已死之外,部分原因是台湾的网络行业环境创新动力越来越不足形同死水,水准大幅落后韩国与大陆。平日能刺激思考的素材少了,东西也就乏味了。

詹先生提到,韩国第一名的网站已经经过了三次的轮替。最早先是韩国Yahoo!,再来是门户网站Daum,一直到最近当红的CyWorld 。每一次看似固若金汤的领先者,总是被更创新的应用拉下马来。

如果你真的热爱新事物,那么就朝不断诞生新事物的地方前进吧!当你在传统行业打滚学会一身功夫时,别忘了你当年谨守的信念:直视事物的本质,并从中掌握趋势。因为真正上乘的武功,是没有招式的。

亲爱的黄彦达先生,我们曾经听你自许要当个顽童一直到老,因此你现在的老态是我们不愿意见到的。网络十年已经过去,我们期待能看到你深切自醒,并再度站上科技发展的最前浪上。你能吗?希望你能。 (文:黄芳宇


针对本文发表意见



上一篇:中国互联网大预言(八)即时通讯攻防战
下一篇:荆轲刺秦王:如何敲开Google大门





■ 历史上的今天


当数字变成时尚 - 2005/06/05


书评:《100亿的教训 - 你所不知道的电子商务》 - 2004/06/06


MOD 之外的宽带影音选择 - 2003/06/08


MOD 服务的定价战略思考 - 2003/06/01


eBay来台湾做什么?(上) - 2002/06/09


通讯·网络·新媒体 - 2002/06/01


终极的互联网(一)由开放走向封闭 - 2001/06/03


门户网站何去何从 - 2000/06/04


软件与媒体的典范转移 - 1999/06/05


网络媒体的迷思(二)Push是互联网的未来吗 - 1998/06/05



黄芳宇,数位之墙总编,资深电信/互联网/科技行业工作者。本文著作权为数位之墙所有,欢迎传阅。如欲用于商业用途请先来信取得授权,数位之墙保留一切权利。


因为梦想,数位之墙于1998年 4月诞生,以独立站点的型态营运。希望能发挥微薄的力量,让人们对于科技营销议题有更多面向的思考。











个人.家庭.数字化 - 数位之墙



欲引用本站图文,请先取得授权。本站保留一切权利 ©Copyright 2006, DigitalWal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Question ? Please mail to webmaster@digitalwall.com




星期日, 06月 4th, 2006 数字管理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