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数位之墙

归档 - 09月, 2005

P2P 的罪与罚(一)权力的解放

2005/09/25 - By 数位之墙黄芳宇 - 关键字/标签:MP3 P2P 宽带 网络媒体 Yahoo!

P2P 是被盗取的火种

在希腊神话里,普罗米修斯违反了天神宙斯的旨意,盗取火种带给人类,人类因此有了火。而普罗米修斯却因此受到宙斯的逞罚,被锁在高加索山上,受到秃鹰啄食心肝的无尽折磨。

宙斯反对将火种带给人类的理由是单纯的。因为人类只要单纯生活就好,不可以有太多享受。火种虽好,但容易乱了人的心性,星星之火足以燎原,哪天回过头来烧死自己,反而害了人类。

公元2000年 3月,在美国在线(AOL )工作的Justin Frankel以及另一名工程师Tom Pepper在网络上发布了全世界第一个P2P 架构的档案交换软件Gnutella的原始码。

受到当时网络泡沫化的震撼,当时社会大众不太注意这个新闻,或者也不太理解这件事多么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五年以后的现在,P2P 这个字眼却几乎已经变成免费MP3 与****下载的代名词。

P2P ,一个彻底「去中心化」(De-Centralize )的档案交换架构,打从娘胎里就带著反骨,似乎注定背负上反抗宰制的宿命。它,是从天上被偷盗而带到网络世界里的火种。

◎P2P 是反中央集权的

第一代互联网的思维是主从架构式的。例如Yahoo!架了网站,任何人透过浏览器对网站主机发出链接请求之后,主机将网页传到浏览器中。此时网站是主(Server),而浏览器是从(Client)。

于是全天下浏览器都来朝拜Yahoo!,新媒体霸权诞生。或许网络使用者不自觉,然而这就是中央集权。这意味著Yahoo!有可能控制你能看什么,你不能看什么。此外由于目标显著,它也容易成为被攻击对象。

然而P2P 却不是这样的架构。它让每个使用P2P 软件的人都变成了主(Server),任何人只要有电脑并且连上网,可以在自己电脑中摆放任何软件给其他人抓取。任何人都是「主」,同时也是「从」。

当你想找某个档案时,只要下一个搜索指令,P2P 软件会自动寻找谁的电脑里面有这个档案。你可以从回传的清单中选择要下载的对象,之后两台电脑直接联机传输档案,不需经过第三者。

这是彻底的权力下放。将传播的权力彻底回归群众,而不再需要经过某种权力机构审核(不管是基于政治或者经济考量)来决定档案或文件是否允许发布。由于传播快速,甚至不容易抓出「主」是谁。

◎人类终于乱用到手的火种

这就是P2P (Peer to Peer点对点)的精神。当邪恶的主宰者想要惩罚某个档案来源时,甚至抓不出最源头的提供者是谁。而P2P 软件本身更是无法禁绝。成千上万的工程师自愿开发此类软件,又怎么禁绝?

这并不是说当时的发明者在开发此类软件时是充满政治意图的。然而此种软件架构迅速获得了自由主义者的支持,在网络上有一批热血工程师持续投入不断改进此类软件,而用户也越来越多。

到底有什么档案值得在网络上交换?搞半天,大部分人用P2P 软件抓取免费音乐档。网络兴起后本来免费MP3 就到处乱窜,这下子窜得更快。有人理直气壮的说,音乐被五大唱片财团宰制,我们要解放音乐!

这天,天神宙斯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人类乱了心性,将P2P 用于商业用途。开始有人成立公司专门开发P2P 软件,并大力宣扬可用于免费音乐档案交换。天上诸神发怒了,祭出律师函以便逞罚人类。

由于以商业团体进行P2P 软件开发,甚至对软件用户收费,还有业者甚至因此赚到翻掉,这下子唱片业者可有了控告的对象。此类诉讼案在历史上从没断过,软件业者与唱片业者各执一辞互不相让。

◎风向,对P2P 业者开始不利

争执焦点在于,软件本身只是个工具,用户要拿来传什么档案,其实也不是软件开发公司所能控制。然而,天地良心,谁都心知肚明使用者拿来干什么。随著宽带普及,免费音乐也逐渐扩及****档案。

买了一张合法的音乐CD,将音乐转成MP3 档案后放到P2P 软件里免费分享给其他使用该软件的人,此举是否违法?依现行著作权法,是的!此点完全没有灰色地带。法官如果判决有罪,不过是依法行事。

至于有人主张唱片业者从音乐牟取暴利,实在不能怪消费者。唱片业财大气粗或许惹人厌烦,但并不代表消费者有权使用违法的方式来反抗唱片业者。

过往,软件公司还诉求希望政府不要压抑新科技的发展。P2P 仍是新兴领域,也确实是未来之星,太早就把他送进监狱,将可能妨害科技业的创新企图。然而,这样的说法也渐渐让法官失去耐性。

2005年 6月,美国高等法院做出对P2P 服务供应商Grokster不利的判决,认为Grokster鼓励用户非法传播音乐档案。此后几个月间,美国唱片协会RIAA四处寄发律师函。没多久,P2P 网站纷纷关闭。

公元2000年 3月从网络媒体AOL 内部发起的一场革命之火,在进入体制化的过程中逐渐被浇熄。整个行业的风向看起来对P2P 的发展极为不利,特别是用于音乐和电影档案交换等用途。 (文:黄芳宇


针对本文发表意见



上一篇:书房才是数字娱乐的主流
下一篇:P2P 的罪与罚(二)贪婪的火焰





■ 历史上的今天


数字内容经营三要件(三)克服「拥有的感觉」 - 2004/09/26


公司网站真棘手(上)绩效在哪里? - 2003/09/28


灿坤与宜家的狂想 - 2003/09/21


五年级来自金星,六年级来自火星 - 2002/09/29


远距教学市场的两个利基 - 2002/09/22


数字式「谷贱伤农」 - 2001/09/23


网络股下跌后的人才流动现象 - 2000/09/24



黄芳宇,数位之墙总编,资深电信/互联网/科技行业工作者。本文著作权为数位之墙所有,欢迎传阅。如欲用于商业用途请先来信取得授权,数位之墙保留一切权利。


因为梦想,数位之墙于1998年 4月诞生,以独立站点的型态营运。希望能发挥微薄的力量,让人们对于科技营销议题有更多面向的思考。











个人.家庭.数字化 - 数位之墙



欲引用本站图文,请先取得授权。本站保留一切权利 ©Copyright 2006, DigitalWal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Question ? Please mail to webmaster@digitalwall.com




星期日, 09月 25th, 2005 数字内容 没有评论

书房才是数字娱乐的主流

2005/09/18 - By 数位之墙黄芳宇 - 关键字/标签:网络电视 数字电视 宽带 门户网站 移动上网 数字家庭

◎全台挂网到半夜

台湾网络信息中心(TWNIC )每隔半年会举办一次「台湾宽带网络使用调查」,包含整体网络用户轮廓,宽带用户特性与行为,无线上网与移动上网等。除了分析个人使用情况外,也分析家用宽带。

由于近年来此类报告通常仅能看出「台湾网络已经成熟饱和」以及「移动上网的使用诱因仍然很低」之类的结论,有点索然无味。不过在最近的这一次调查(2005年 7月),有个数字却引起我高度兴趣。

调查指出,台湾地区12岁以上宽带用户,平日(周一至周五)使用宽频时数,依次为一小时以下(19.49%),一到两小时(18.08%),两到三小时(16.80%),三到四小时(10.23%)。以上合计占六成四。


此外,宽带用户的使用时段依次为晚上七到八点(24.84%),晚上八到九点(35.29%),晚上九到十点(34.29%),晚上十到十一点( 27.57%)。换言之,尖峰时段从七点开始到十二点。


而台湾地区12岁以上民众有54.70%(1,054 万人)曾使用宽带上网。这么高的宽带使用比例,可轻易推论出「有很大的一群人平日在晚上八点以后挂在网络上」。难怪电视台的生意日渐萧条。

◎「八点档」还在,只是换地方演

如果我们把时光倒推回10年前,把问卷的题目换成「台湾地区12岁以上的电视观众平日观看电视的时数」,相信一样可以弄成一张统计图表,看出大部分的人平日看了几小时的电视,以及什么时段看。

是的,在那个还有所谓「八点档」的年代里。工作一天的人,回家累了就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全家人围著电视机一起吃饭。在更早的年代里没有有线电视,全家人只有三个频道可看。

电视频道经营者或许会怀念过去那个只有三台的时代,靠广告收入赚得饱饱。自从有线电视开放,频道大量出现而分散的观众的注意力,节目收视率一路下滑,广告的生意自然也就难做。

然而大部分的媒体经营者还没发现(或者已经发现了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办),除了上百个频道彼此竞争观众的注意力之外,还有个称为网际网络的大家伙,一口气在黄金时段拉走了数百万人的眼球。

◎「注意力经济」?

在2000年网络公司风起云涌的年代,曾经出现一个名词叫做「注意力经济」,大意是说只要抓住人们的注意力,就可能产生新商机。网络公司莫不大力拉拢网络用户,增加网站停留时间,争取「注意」。

然而时光进入2005年,观众的注意力分散却已经变成是经营者必须习惯的现象。号称全台湾最大报纸的,最大的电视台的,最大的入口网站的,最大的杂志集团的,通通挤在一起共享观众有限的注意力。

在传播理论上有个说法,指出每个人每天只有24小时,每天花在媒体的时间是固定的。当媒体越来越多时,人们不会增加媒体的使用时间,而是把原先固有的时间分配给所有的媒体。

这造成了小众媒体生存不易,以及媒体集团化现象。为了一网打尽所有眼球,电视经营者必须想办法拥有更多频道,门户网站必须提供更多的服务,变成了规模的竞争。

◎重新拉回注意力?

这份调查报告引起笔者思考的地方却在另一个面向:数字家庭。众所周知,全世界信息大厂从软件到硬件,都挤破头将数字产品推进家庭。全世界家电大厂也都在进行家电数字化工作,双方大战即将上演。

而数字家庭的龙头产品又被公认为数字电视相关产品。不管是透过有线宽带还是数字广播将影音节目送到家,客厅被认为是观众注意力发生的地点,而数字家电伴随数字娱乐,应该从电视等影音产品开始。

吊诡的是,观众的注意力明明就已经从客厅转移到书房内的电脑了。大部分人每天下班后花两到三小时待在书房里上网,已经成为生活习惯,数字电视的目的是想要把观众重新拉回客厅吗?

信息软硬件制造商意图十分明显,因为信息产品市场饱和,他们必须让消费者多买一台信息产品放在客厅。如此一来英特尔可以多卖一个 CPU ,微软可以多卖一套操作系统,其他厂商雨露均沾。

想从书房进入客厅一直是IT行业的企图,却被包装成媒体行业的需求。IT行业「进入客厅」口号喊得震天价响,媒体行业居然随之起舞,却没想到媒体行业原本就在客厅,现在面对的却是跑进书房的观众。

◎在观众聚集的地方提供节目

硬件厂商为了进入客厅市场,通常会跟内容供应商洽谈合作,以硬件搭配内容服务的方式提供给消费者。通常,这对影音内容节目的提供者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权利金谈好就好了。

然而如果就长远的媒体经营来看,思路被硬件制造商带著走是危险的。很显然这个年代的观众聚集在网络上,节目供应商不想办法在网络上深化经营,反而跑去参加硬件大战,从零做起,会不会有些颠倒?

话说回来,宽带用户在网络上收看影音节目的比例有多高?其实大部分的人上网之后还是从事网页浏览(63.52%)。而下载影音档案占 8.45% ,观看网络电视仅占1.27% ,收听网络电台或音乐仅占2.96% 。

这是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内容经营者是否有把书房里的观众对影音节目的需求当一回事,而****更多心血?目前的网络宽带影音充斥二手内容,网络被当作内容残馀价值的处理厂,观众怎么会有兴趣?

西方的俗谚,打不过他就加入他。当以个人电脑为基础的网络已经抢走观众的媒体时间,媒体行业应以网络为核心重新思考宽带影音节目的经营,贴近流失的观众,这比想办法要观众重回客厅要务实多了吧。 (文:黄芳宇


针对本文发表意见



上一篇:中国3G之我见(三)系统决定终端,终端决定市场
下一篇:P2P 的罪与罚(一)权力的解放





■ 历史上的今天


数字内容经营三要件(二)停止「贩卖盒子」 - 2004/09/19


数字内容经营三要件(一)内容是贱价的 - 2004/09/12


七年级与吞世代 - 2003/09/14


中间商的消失 - 2002/09/15


当灾难在网络上传递 - 2001/09/16


转接口的价值 - 2000/09/17


网络客服须跨越虚拟与实体的界线 - 2000/09/10



黄芳宇,数位之墙总编,资深电信/互联网/科技行业工作者。本文著作权为数位之墙所有,欢迎传阅。如欲用于商业用途请先来信取得授权,数位之墙保留一切权利。


因为梦想,数位之墙于1998年 4月诞生,以独立站点的型态营运。希望能发挥微薄的力量,让人们对于科技营销议题有更多面向的思考。











个人.家庭.数字化 - 数位之墙



欲引用本站图文,请先取得授权。本站保留一切权利 ©Copyright 2006, DigitalWal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Question ? Please mail to webmaster@digitalwall.com




星期日, 09月 18th, 2005 数字内容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