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数位之墙

归档 - 05月, 2001

无根的一代

2001/05/27 - By 数位之墙黄芳宇 - 关键字/标签:

根据国际知名的投资公司华登国际(Walden International)执行主席陈立武表示,在评估现金流量、可用资金以及营运管销成本后,预估美国99%的网络公司在18个月内,将面临资金耗尽的困境,若未能顺利集资者,将被迫结束营业。

纯网络公司的美景被现实无情的摧残著,即使是业界的龙头老大雅虎 都不得不更换执行官以求公司能转换经营方向力图生存,其他的就更不用说。虽然随著纯网络公司的消逝,在此波汰弱留强下将可大幅改善网络公司体质,有利于网络行业的发展。但是网络狂潮所吸引的除了资金以外,还有大量的人力投入,其中的主力就是年轻人。

头一次,社会上的年轻人被给予了最大的权力。社会上到处弥漫著年 轻人创业成功的故事,从美国的矽谷一路蔓延到台湾来。许多年纪不满三十,不满四十的年轻人,登上了知名财经杂志的封面,标题耸动地写著年纪多少,年薪超过多少。反正媒体本来就偏爱这种题材,在美国网络股市一片荣景的时候,锦上添花总是错不了。

于是我们看见很多人一踏出校园就自行创业,而且资金很容易就能募集到。许多人挂上了执行官,总监之类的头衔在外界活动,对外洽谈合作,对内营运公司。世界是如此的美好,年轻人头一次把自己的梦想以及肢体伸展到极限,广阔的舞台任由他们尽情发挥。

常常有人说网络公司很乱。其一是因为这个领域的变化太快,导致公司的营运目标常常变动,接著就会造成人员组织的变动。此外领导阶层的年轻化,对于管理的不擅长也常常造成必须在管理上面从错误中学习。不可否认的,有人在这个过程中学习的很快,有的人却没办法 。

管理的学问毕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也导致了很多年轻人的根基没有打稳,却坐上了一个他无法运作得很好的位置。当公司的目标不是获利,而是到美国股票上市的时候,年轻人们在社会的宽容之下并没有遭到太多挑战。一旦公司的营运目标转向获利的时候,这些年轻人在管理上面顿时漏洞百出。

有点像是漂浮在水面上的浮萍,没有扎入泥土的根,只是随著水面的上涨而上升,等到水面下降的时候,又跟随著回到了低点。然而糟糕的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当纯网络公司的事业因为资金耗尽投资人不再支持的时候,这些执行官以及总监们却有著放不下的身段。顶著一个这么高的头衔,下一份工作该如何找起呢?一个曾经把自己伸展到那样一个程度的人,又要如何从一份基层的工作开始做起呢?

这个社会,曾经这么高度的看重网络公司的工作资历。以往雇主会特别的要求要有网络兴关的工作经验,哪怕是只有一点点也好。这个时候的年轻人是被高估了,也因此养成了一些刚踏出校园的年轻人在应徵工作时候的坏习惯以及不良的观念。要求高额的待遇,却不认为自己有帮企业主赚钱的责任。

曾几何时,拿著网络公司的资历去应徵工作的时候,雇主脸上会露出不削的神情。然而,对于一些曾经很认真的这个领域耕耘的人来说,这样的眼神很让人伤心,因为那代表自己过去走过的路不被认同。

但是那样宝贵的经验其实是被低估了。这样的低估不但造成年轻人的自我怀疑(我过去所做的努力都的是没价值的吗?)也造成了企业主的损失(由于不认可过去的经验所能带来的价值,造成企业主在网络 领域里重复前人的失败)。

这一代年轻人曾经因为网络泡沫的发展而跟著膨胀,又随著泡沫破灭回归原点。这件事情在社会的层面上是有重大意义的,因为不论怎么说,这群(为数不少的)人随著年龄的增长,终究会成为社会的中坚 。而曾经随著水面高涨而浮升到一个高水位的经验,又会怎么样的影响著这群人?

是不是让他们对于社会忽冷忽暖的价值看得更开?让他们对工作的意义有更深认识?在商业的运作经验上更加纯熟?曾经上过杂志封面的这批优秀人才,接下来怎么面对职场以及他们的人生?很显然的,「 回归原点」会是个很大的课题。

我们也期待这个世代的年轻人,在短暂的回归原点之后,能伴著先前 这个社会所动用的可观的资源让他们累积起来的经验,再次快速的跃起。 (文:黄芳宇


针对本文发表意见



上一篇:一个人,守著一面墙
下一篇:终极的互联网(一)由开放走向封闭





■ 历史上的今天


便携式多媒体播放器(PMP )初探 - 2005/05/29


以「参与电视」取代「互动电视」 - 2005/05/22


你愿意放弃多少自由? - 2004/05/23


门户网站不负责任?谈在线冲印事件的冲击 - 2003/05/25


传统媒体中箭的部位不大,但是很痛 - 2002/05/26


网络股下跌之后 - 2000/05/28


互联网的商业化 - 2000/05/21


ISP定位模糊 - 1997/05/20



黄芳宇,数位之墙总编,资深电信/互联网/科技行业工作者。本文著作权为数位之墙所有,欢迎传阅。如欲用于商业用途请先来信取得授权,数位之墙保留一切权利。


因为梦想,数位之墙于1998年 4月诞生,以独立站点的型态营运。希望能发挥微薄的力量,让人们对于科技营销议题有更多面向的思考。











个人.家庭.数字化 - 数位之墙



欲引用本站图文,请先取得授权。本站保留一切权利 ©Copyright 2006, DigitalWal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Question ? Please mail to webmaster@digitalwall.com




星期日, 05月 27th, 2001 数字管理 没有评论

一个人,守著一面墙

2001/05/20 - By 数位之墙黄芳宇 - 关键字/标签:电子报 网络媒体

在网络上历史悠久且负有盛名的网络周刊「一周网事」,在上个星期宣布停刊。这件事情与明日报停刊的规模大小不能相提并论,最起码两者的读者数量以及知名度可能相差悬殊。但是同样是出自于一份对于网络发展的热诚,看在笔者的眼里感受格外深刻。

「一周网事」背后约有六到七位作者,每个人平日都有自己的工作。在假日休闲之馀搜罗网络上值得注意的新闻,加以评论并以电子报的形式发行。创刊人邱元平先生也与笔者相熟,虽然对于网络的观察各有千秋,对于网站经营的手法也互异,但是同样都对于网络的发展高度关注。

这样的一份刊物可说是集合了网络界的先驱所共同创作,在网络的淘金者还没进入之前就已经存在,在网络淘金者纷纷退出之后,仍然继续运作。「一周网事」特别重视网络发展的人文议题,也是其相当特殊的地方。笔者所经营的数位之墙则比较聚焦在网络的商业运作议题上面,但是两者共同的特色都是,开放,免费,共享,不吝于告诉别人自己知道的。

「一周网事」停刊声明上面提到,停刊对于读者来说可能觉得惋惜,但是对于作者群来说,终于可以不必牺牲假期陪伴家人的时间赶稿子,这样的心情笔者完全可以体会。在网络行业的工作本身就已经异常忙碌,假日还要大量的吸收信息然后整理消化之后写出来,所需要的时间已经足以破坏假日的休闲品质。

以往,看见一个被过度膨胀的网络行业,于是没日没夜的写只希望能破除迷思将它导上正轨。现在,看见一个被大家低估的网络行业,除了没日没夜的写,希望能够缩短它转型的阵痛期之外,还要对抗周围不时传来的坏消息。有时候也想著,自己干麻这么累,为什么不罢手,为什么不去享受周末的阳光?

于是,「把数位之墙关掉」这样的想法开始在我的脑中回响。「一周网事」好歹也有六七位作者轮流撑著,而我,从头到尾,从网站设计到程式开发,到电子报的编写,只有一人。我,比他们,更有资格说要休息。

数位之墙上面的文章,五年以来已经可以号称是「网络发展博物馆」了,只要是跟网络相关的商业议题,几乎每个领域都包括。那些都是血淋淋的经验,足堪后续传统行业进入网络领域时的参考与借镜。

而互联网的发展在笔者的眼光中来看,已经逐渐定型。那会是一个从开放逐渐趋向封闭的环境,从商业运作以及随之而来的法律议题来看,都是如此。也因此,剩下来的事情是,把我所看见的未来网络发展写下来,等待以后的人有一天不小心逛到这个博物馆的时候赫然发现,原来以前的人「早就已经发明轮子」。

是不是该说再见的时候了呢?

我想,要等我这几周接下来写完名为「终极的互联网」的一系列文章,帮两年后的互联网盖棺论定(如同我在去年曾经写过一系列关于网络媒体发展盖棺论定的文章「网络媒体的生意经」一样)之后,会有答案浮现在我的心头。

一个人守著一面墙,有快乐也有心酸。四年来电子报订户的数量累积到五万多名,文章转寄以及转载数量不计其数,在没任何资金进行宣传的情况之下,这样的成果早已超越了大多数的网络公司。当初基于兴趣所建立的网站居然可以走到今天,也是始料未及的。

也许离开这面墙,我能够走到比较远的地方去吧?又有谁知道呢?只是我非常感谢那些在后面默默跟我一起守著这道墙的朋友们,很多人是长达三四年的订户。不过也有很多人只收电子报而很少上网站来的,我也诚挚的邀请读者们,回数位之墙看看吧。 (文:黄芳宇


针对本文发表意见



上一篇:内容为王-传统媒体对门户网站的反扑
下一篇:无根的一代





■ 历史上的今天


便携式多媒体播放器(PMP )初探 - 2005/05/29


以「参与电视」取代「互动电视」 - 2005/05/22


你愿意放弃多少自由? - 2004/05/23


门户网站不负责任?谈在线冲印事件的冲击 - 2003/05/25


传统媒体中箭的部位不大,但是很痛 - 2002/05/26


网络股下跌之后 - 2000/05/28


互联网的商业化 - 2000/05/21


ISP定位模糊 - 1997/05/20



黄芳宇,数位之墙总编,资深电信/互联网/科技行业工作者。本文著作权为数位之墙所有,欢迎传阅。如欲用于商业用途请先来信取得授权,数位之墙保留一切权利。


因为梦想,数位之墙于1998年 4月诞生,以独立站点的型态营运。希望能发挥微薄的力量,让人们对于科技营销议题有更多面向的思考。











个人.家庭.数字化 - 数位之墙



欲引用本站图文,请先取得授权。本站保留一切权利 ©Copyright 2006, DigitalWal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Question ? Please mail to webmaster@digitalwall.com




星期日, 05月 20th, 2001 数字管理 没有评论